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原創天地 -> 正文

我和我的家鄉——“莊裏人”眼中的“國際莊”

發佈日期:2021-06-16  作者:張麗 點擊量:

我的家鄉是河北省的省會石家莊,單從名字上來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一個村落,想象不到這竟然是一個省會城市的芳名。有人戲稱石家莊是全國最大的“莊”,我們則喜歡稱自己為“莊裏人”,回家探親稱為“回莊裏”。就像河北人給大家的總體感覺一樣,石家莊的名字土氣中透露出淳樸和寬厚。那是我成長的地方,對它的名字總有一種説不出的親切。不知從幾時起,石家莊成了“國際莊”,家鄉人都喜歡用這個新名字來稱呼它。雖然它距離國際大都市的標準還有一定差距,雖然多少帶有一種莊裏人自我調侃的味道,但從名稱的變化反映出了石家莊人對美好生活的一種嚮往,也間接反映出了這些年來莊裏的變化。作為我的第一故鄉,我為它的改變感到驕傲。

石家莊這些年的飛速發展一方面其作為省會城市的重要地位分不開,另一方面則是京津冀協同發展國家戰略的推動,為石家莊提供了難得的機遇。京津冀一體化城市規劃中對於石家莊的定位:京津冀城市羣中南部中心城市,全國重要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先進製造業基地,國家級綜合交通樞紐和國家級商貿物流中心。伴隨國家對津京冀地區的重視,石家莊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但由於毗連北京、天津等大都市,各種資源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流失,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它的發展,成為最尷尬的省會城市。歷史沒有保定久,經濟沒有唐山發達,儘管如此,石家莊人民對於這座年輕城市的建設還是保有非常樂觀的態度,從“國際莊”的這個稱謂可以看出莊裏人對它未來發展的期許。

“國際莊”名字的誕生從另一個方面也反映出它這些年的發展,作為建國後的工業重鎮之一,石家莊的製藥、紡織、印染、水泥、化肥等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作為城市支柱來發展的。作為棉紡工人的後代,我對此深有感觸。那時一系列的棉紡廠宿舍早已成為石家莊各個路段的地標,“棉一的”“棉二的”……早已成為了生活在紡織廠生活區人們的標籤。我的爸爸和媽媽都在石家莊第一棉紡織廠工作,從小我對棉紡廠就十分熟悉,四班三運轉、媽媽的白帽子、帶飯的鐵皮飯盒,這些名詞、媽媽上班的形象以及使用的物件,今天還深深印刻在我的腦海裏。在棉一紡織大院,我度過了自己的童年和小學。那時的棉紡廠對大家來説是那麼熟悉和親切,不過這個曾經作為石家莊標誌和支柱性產業的棉紡廠在今天的莊裏已經消失。由於紡織廠的污染嚴重,對環境造成的毀滅性影響,石家莊已成為著名的“霧都”,作為污染源頭的紡織業被陸續清除出市區,伴隨棉一到棉七陸續搬遷,紡織廠成為父母那輩人的美好記憶。每次回老家,從廢舊的廠房前經過,彼時繁華與此時沉寂的對比,讓人不禁感慨。

有着“火車拉來的城市”之名的石家莊,交通向來是它的閃光點。鐵路四通八達,市內馬路橫平豎直、公交線路規劃合理,2017年開始通車的地鐵也基本上繼承了優秀傳統,與原有的交通系統組成密集的路網。在外求學,每次看着別人在節假日緊張的搶購車票,自己都不禁長舒一口氣,還好我在石家莊,幾乎南下的火車都從那裏經過,即便在最後一刻,我也能買到一張回家的車票,那份從容與淡定是其他地方同學所無法想象的。伴隨近年來莊裏人生活水平的提升,私家車數量越來越多,這座小城市也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堵城”,每次我從位於近郊的火車站打車回家,都不禁感嘆石家莊的擁堵程度一點不亞於北京啊!

“國際莊”名字的由來還得力於石家莊近些年來商業貿易區的飛速發展,一個又一個大型商貿區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幾乎形成了“15分鐘生活圈”,即走路不超過15分鐘就能在家附近找到一個大貿。逛街、吃飯、消遣、娛樂、兒童課外教育可以一站式搞定,晚上燈火通明、流光溢彩,真不亞於國內與國際一些大都市,有時晚飯後與爸媽一起散步,讓我這個居住在北京盧溝橋地區的北京人不禁有一種“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感覺。回去跟朋友約會見面,發現選擇是那麼多,樂泰、北國、蜂巢、歐尚、新天地,家門口周邊就聚集了五六個大型貿易區。回家逛街、備貨成為我每次回莊裏的必選項目。除了高大上的商貿區,“國際莊”的小商品也非常豐富,南三條匯聚了各類小商品、文化用品、體育用品服裝衣帽,街面小鋪鱗次櫛比,各色小吃應有盡有且物美價廉,在北京上百元的烤鴨到了莊裏只有二十幾元,可以説莊裏人生活是十分愜意且舒服的。

從石家莊到“國際莊”,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在國家經濟飛躍的大環境下,作為一座年輕的城市,石家莊發生着日新月異的變化。作為一個個體,我的最大感受首先表現為居住條件的改善。小時候我住的是爺爺單位分的筒子樓,二十幾户人家住在一起,共用一個廁所,廚房和卧室是分開的。那時我們全家就只有一個房間,沒有客廳、卧室之分,也沒有陽台,夏天媽媽都是在樓道里給我洗澡。由於都是一個廠子的,大家都非常熟絡,誰家做了好吃的也會互相贈送,鄰里關係特別和睦,其樂融融就像一家人。筒子樓不高,只有兩層,我小時候喜歡趴在窗台邊看外面的風景。我上小學的時候,筒子樓拆掉,搬進了單元房,我家也由過去的一間房子變為兩室一廳,由於在一樓,還有了一個屬於自家的陽光房,那裏是我的童年樂園。我記得那時家裏裝修鋪上了地板革,我幸福地躺在地上,第一次躺在地上的感覺真新鮮,在地上玩耍、睡覺,覺得我的家一下大了好多好多倍。集體供暖開始,結束了燒蜂窩煤的日子,家裏做飯也用上了煤氣,媽媽再也不用因為爐子熄滅四處借火而發愁了。我上大學時,爸媽把房子裝修了,將過去的小開間變為大開間佈局,裝修十分洋氣,可惜剛裝修好一年,開發商就看上了我們的地皮,單元房開始拆除,人們陸續離開了自己居住了十幾年的六層單元房,這一離開就是十年。2018年4月高達34層的電梯房裝好了,我們搬進了這個大高樓裏,離開了許久的鄰居見面格外親切,雖然過程是漫長的,但結果是美好的。大家住上了帶有電梯的高樓,回想起曾經住過的筒子樓、單元房不僅感慨萬千。雖然各自獨立的空間讓大家的聯繫不如過去那般熱絡,但興起的微信羣密切了彼此的聯繫,拉進了大家的距離。小區內配有幼兒園、學校、商業區、快遞取貨點,便利了大家的生活。

我個人體會最深的第二點感受就是交通工具的進步。2002年我離開莊裏開始自己外出求學的生涯,之後工作和生活一直在北京,最初自己回家坐的是2小時45分鐘的特快列車,後來是動車組列車,再後來是高鐵子彈頭,時間越來越快,只需一小時零幾分鐘就可以到達,非常方便。2017年我買了屬於自己的汽車,高鐵或自駕無論哪種回家方式,都是那麼快捷和方便,讓我感覺自己離家鄉是那麼近。住房的改善,交通的發達是我自己切身感受最深的兩點,除此之外,生活的便利、食品的豐富、環境的改善,在此就不一一贅述。

新中國70年來,祖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我的家鄉在祖國強大的懷抱中也發生了日新月異的變化。“國際莊”這個高端大氣的名字既反映了這些年來它由土到洋的發展,也表達了家鄉人對其未來發展的期望。作為一個“莊裏人”,我為祖國的強大而自豪,為家鄉的發展而驕傲!

分享到:

熱點新聞

熱點專題